翻开《诗经》,看看3000年前古人吃的啥?_先民
翻开《诗经》,看看3000年前古人吃的啥? 《诗经》里的许多语句,都自带香气。 初春时节,周朝采诗官摇着木铃铛,露宿风餐地奔赴全国各地,收集歌谣。所以,便有了充盈着村庄郊野气味的《诗经》。 劳动、婚恋、服饰、美食……先民们的日常日子,在言外之意逐个呈现。翻开《诗经》,一部四时美食食谱便在咱们眼前铺开。3000年前,先民们都吃些什么? 主食 想要吃饱一顿饭,主食十分重要。 黍(也便是黄米)和麦是先民餐桌上常见的主食。控诉剥削者的名篇《硕鼠》里就写道: 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” 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麦” 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苗” 《王风·黍离》中,不只说到了黍,还说到了稷,也便是现在说的高粱。“彼黍离离,彼稷之苗”,翻译过来便是说,那儿的黍子茂又繁,那儿的高粱刚发苗。 在3000多年前,先民们的“食域”还比较杂。《大雅·生民》有“蓺(yì)之荏菽,荏菽旆( pèi)旆”“维秬(jù)维秠(pī ),维糜维芑(qǐ)”“恒之秬秠,是获是亩”的描绘。这儿的“菽”指大豆,“秬”指为黑黍,“糜”是谷子的一种,“芑”指一种白苗高粱。 先民们也吃面食。《大雅·公刘》里有“乃裹餱(hóu)粮,于橐(tuó)于囊”的说法。“餱粮”指干粮,包含蒸饼、馒头之类。 蔬菜 《诗经》时代,蔬菜既靠收集,又靠栽培。 《关雎》中有“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”“参差荇菜,左右芼之”,《鲁颂·泮水》中有“思乐泮水,薄采其茆(mao)”。也便是说,荇菜和茆(也便是莼菜),都是先人们的盘中美餐。 除了采摘野菜,先民们也会自己种菜。《豳风·七月》里记载“九月筑场圃,十月纳禾稼”,“筑场圃”便是先民们圈地栽培的真实写照。 在没有炒菜的时代,人们多用煮的手法处理蔬菜。《豳风·七月》中说“七月亨葵及菽”,“亨”同“烹”,即“煮”意思,可见咱们的先民们会煮葵菜和豆子吃。 《大雅·泂酌》里记载“挹(yi)彼注兹,能够餴(fēn)饎(xī)”。“餴饎”指蒸饭、蒸菜。也便是说,遭到不少人欢迎的“乡土菜式”——蒸菜,至少在3000年前就现已呈现了。 大鱼大肉 “曰杀羔羊,跻彼公堂” (《豳风·七月》) “我将我享,维羊维牛” (《周颂·我将》) “谁能亨鱼?溉之釜鬵” (《桧风·匪风》) 牛羊鱼肉全齐, 那终究该怎么做才好吃呢? 咱们的古人,也都很喜爱BBQ呢。《小雅·瓠叶》有“有兔斯首,炮之燔之”“有兔斯首,燔之炙之”“有兔斯首,燔之炮之”的描绘。 “炮”是指用烂泥将连毛的兔、鸡、鸭等放在火上煨熟,咦?是不是有洪七公“叫花鸡”的感觉呢?“燔”指把肉放在火上烤熟,大块烤肉。“炙”指烧烤,指将肉串起来架在火上烤,本来便是烤肉串啊! 肉烤好了,调料也很要害,不然岂不是食之无味?早在那个时候,花椒酒成为了“烤肉届”的一剂调料。《唐风·椒聊》中记载“椒聊之实,蕃衍盈生”,“椒”便指花椒。 肉不只烤着吃,也能够煮成“肉片汤”,在《鲁颂·閟宫》中记载有“毛炰胔羹”,“胔羹”即指一种“肉片汤”。 先民们也喜爱享受林林总总的鱼。 据大略计算,《诗经》中呈现鱼字和鱼名的当地约有30余处,直接说到鱼的称号就有20多种,有鲂、鳟、鲔(也便是金枪鱼)、鲤等等,虽然能吃上鱼的并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,可是这也反映了先民们的一种日子方式。 酒 食肉焉能不喝酒? 《豳风·七月》中写“八月剥枣,十月获稻;为此春酒,以介眉寿”可见枣和稻都是酿酒质料,冬天开端酿造,春季而成,故有“春酒”之称。从“以介眉寿”这一描绘咱们能够知道这种酒还能够保健身心。在《周颂·载芟》中,也说“有实其积,万亿及秭,为酒为醴”。在这儿“醴”指的是甜酒。 有米有面有菜,有鱼有肉也有酒。躬耕劳动一日,做上简略的一餐,喝上些“春酒”,这种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日子,成为了都市人群的一种奢华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